【极限挑战/雷磊】《不归》(猪羊迅渤情节有(完结

雷磊《不归》……我也不知道是什么AU系列。

1.本文所有出现过的东西除了人名纯属瞎掰,如有bug,是lo主在科学和地理方面的撒比原谅一个东西南北都不分的lo主

2.本文脑洞纯属瞎掰,如有雷点,尽快撤离

3.会有一点点猪羊情节#比较喜欢老夫老夫组看徒弟组耍宝#

4.并不会有多少战争的描写,这是个谈恋爱的文章,我想看雷磊谈恋爱,想看他们在刀光剑影里谈恋爱。

5.可是我不会写谈恋爱……

6.……群像有点多,憋打我。

7.前面这么啰嗦你们肯定想打我,那就让我再啰嗦一句……11.15晚00.35发,bug错句等明天lo主清醒了改QWQ

  序

 

  公元3011年,T星球因地球与月球上珍贵的Z资源向地球方面全面开战。

 

  半年内T星球以无败局的战绩迅速的蚕食了联合国在月球表面设立的基地,并摧毁了地球方引以为傲的防御系统。

 

  有米国专家预言, 地球方在强大的T星球之前将毫无还手之力。

 

  而在此番言论出现后三天,T星球的飞船带着巨大压迫感驶入大气层。

  即将全身进入的千钧一发之际,中国方面某个空中特种作战部队的三架小型飞船破云而出,高速旋转而上。

 

  三架与T星球飞船相比起来像是猫咪站在老虎面前的小型飞船分别飞至T星球露出云层半截的船身,毫无畏缩的从船身下的弹口中飞射出激光炮。

 

  三道耀眼激光柱仿佛焊割机一般划过T星球飞船上的几个不起眼的点,同时空中传来极大的一声爆裂响。

  两秒钟过后T星球的飞船被激光切割的前半部分干脆利落的从船身上脱落,半个足球场大的船身冒着黑烟直直的坠进万米之下的太平洋里。

 

  地球总部控制室内欢呼雀跃,迅速向极限小组发布撤回的命令。

 

  

  极限六人小组是中国政府半年里在各个部队挑选出来的拔尖子的人才。

  这六个人肩负小组里的不同事务,分开时各自为精准的子弹,合到一起,则是一把锋利的匕首。

  当然他们上懂研制导弹下可做一盘西红柿炒鸡蛋就是题外话了。

 

 

 

   

  “Yo————”

 

  无线耳麦里二队队长黄渤的欢呼刚到一半,仿佛喉咙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似得生生断了音。

  方才还乱哄哄的控制室安静了下来,所有的声音停在了一刹那。黄渤的声音回荡在指挥室内,紧接着响起的是孙红雷又惊又怒的声音:“卧槽——?!”

 

  指挥室里的几位中国方面的指挥官被这一声国骂唤回了神,手忙脚乱的奔波在资料之间,其中一个盯着直播着现场的光屏,目瞪口呆。

 

  正当指挥室里被光屏里的景象吓坏乱成一锅粥时,指挥室和前线的频道内,温润沉着的声音有条不紊道:“三队小猪你们立刻右转给二队小渤开路,我和红雷负责断后,原路返回。”

 

  “好的磊哥收到!”

 

  “黄磊我现在跟在小猪飞机后头,王迅在收集那飞船上的信息还有30秒搞定能拖一下吗?”

 

  “渤哥我这里没问题。”

  

  “你让王迅他继续。小猪,速度降慢点注意周围。红雷,激光炮瞄准我刚和你说的点,要是不准,你的责任。”

 

  指挥室无人插嘴,前线的慌乱被黄磊一人压下去后,情绪也渐渐透过无线波感染到指挥室里的各国指挥们。

  虽然外国友人们听不懂。

  

  “哎呦喂——师父我们打掉的那块铁长回去一大块了!!!”

  

  “…艺兴,注意你手上的定位器。”

 

  指挥室内:“……”

  

  悬浮于指挥室中央的四块光屏360°的展示着现场的情况——T星球船身上参差不齐的缺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行修复。

  不过是王迅搜集信息的30秒内,机身已然愈合大半。

 

  镇定下来的指挥室连忙向空中的极限小组连发三条回归指令。三十秒后,C组罗志祥张艺兴所驾驶的飞船率先落回离太平洋中心最远的岛屿,后头依次跟着B组黄渤王迅A组孙红雷黄磊所驾驶的飞船。

 

  

  四十分钟后,地球上凡是能观看直播的人,全部寂然无语的盯着那约有七八十个足球场大小的T星球飞船复原完毕,狰狞地撕破云层,缓缓地降落在太平洋中心,轰鸣着卷起滔天海水自成一岛。

 

  公元3012年4月,T星球入侵地球。联合国发布SS级防御警报,各国纷纷进入一级战斗状态,百年前研制的碳纳米防护罩似乎成了各国幸存者的最后堡垒。

  同年五月一号,联合国作战部宣布人类最后的时刻到了,要么保卫生活了千百年的地球,将T星球入侵者清理出去。要么就此放弃,人类接受被奴役被灭亡。

 

  人类反击战,正式开始。

 

1.

 

  太平洋东北处的某处被碳纳米保护罩保护的小岛。

 

  保护罩下的岛上是守卫森严的军事基地,边缘处布满了高压激光网,不时发出嘶嘶的刺眼白光。实枪荷弹的士兵们有规律的在边缘处巡逻,紧张的气息弥漫在堡垒与人之间。

 

  这里是离太平洋中心T星球占领处最近的联合国军事基地之一,也是最容易受到摧毁的地段之一。

  极限小组驻扎在这里,等待联合国的指派任务与命令。

 

 

  中心大楼内,一号会议室。

 

  “不行,艺兴,你这样我不会答应的。”黄磊坐在会议室长桌尽头,皱眉地翻看着手里张艺兴上交的资料夹。

  “师父,可是你知道的……”特战队出身的张艺兴整个人趴在桌面上,可怜兮兮的哀嚎。

 

  气氛有些诡异,特别是黄磊捏着资料夹不由自主泛白的指关节。

 

格子睡衣地黄渤正和穿着白背心的孙红雷挤在电脑前面研究着什么,听张艺兴哀嚎的外头都要听见了,劝道:“我说黄磊你别这样,艺兴既然……”

话还没说完,孙红雷一巴掌拍到黄渤后背上:“你特么的精神集中点,我都要死了!”说完转头憨笑抛了个媚眼给坐在长桌尽头椅子上看书的黄磊:“磊磊说的都对。”

 

黄磊笑而不语的接受孙红雷的媚眼,看也没看张艺兴一眼,将手里头的文件夹扔在长桌上头划到趴在桌上的徒弟面前:“上个月我们约定好,你和小猪能在三十分钟之内搞定南纬16度的T星飞船这月我就给你们做宫保鸡丁,”黄磊起身,把坐皱的衬衣捋顺了,走到玩游戏玩得不亦乐乎的黄渤孙红雷身后,一手揪起一人的衣服拽起来,“但是你们用时三十五分零八秒,超时。”

 

某只白色物体在长桌上捧着自己写了一晚上的请愿书,哀嚎着翻滚下会议桌,直挺挺地趴在地上装挺尸:“师父下一次我们一定准时!求求您了上一次吃您的宫保鸡丁还是刚搬过来的时候嘛……”

 

说话间黄磊手里提着孙红雷黄渤的衣领子已将两人拖到了门口,一脚踹开会议室大门,闻言回头笑道:“好啊,那就等下次,你和小猪再进步我给你们做。”

黄磊右手领子被揪到头顶的黄渤有点怜悯的偏头:“磊哥好说好说,孩子这么可怜就给他做呗。”

黄磊左手没有衣领子被拽着肩带的孙红雷少见的正直脸:“臣附议。”

 

黄磊鼻子出气轻笑一声,一脚踢上了会议室的门,轰地一声隔绝了门里张艺兴可怜兮兮的眼神攻击。

“你俩别想逃避处罚,警备的日子里穿着睡衣来会议室,还敢在这里面玩游戏,不把你们丢到王迅那里尝尝激光照射的滋味看来是管不住你俩了。”黄磊说着晃了晃左手:“特别是你红雷,身为组长带头玩游戏?有没有点自觉了恩?”

 

“别这样磊哥!我是在监督组长嗷嗷嗷嗷!”

“黄渤你这个小人——夭寿啦你们的军师要弑夫了护驾快来护驾!!!”

 

记忆钢铁所制成的通道里宝蓝色灯光映在通道守卫人员的冷漠脸上,仿佛什么也没看见一样任凭他们的指挥左手拖着他们组长右手拖着二队队长走过去。

这上头穿着北方老头白色背心下头穿着黑色大裤衩脚上熊猫拖鞋的人才不是我们英俊神武的组长呢。

 

黄磊拽着两人衣领一脚踹开了王迅操作室的大门,戴着护目镜的松鼠迅被巨大的响声惊的一哆嗦后回头,手里一千多度的热熔笔险些戳到自己。

 

“迅子,这两个人丢你这里一上午。对就你手里这热熔的活丢给他们干,让他们这几天这么闲。”

 

黄磊将孙红雷黄渤挨个丢进屋里,无视他们悲戚的表情顺手将门关上。转过身,是上午去总部报告的罗志祥回来了,手里握着孙红雷落在地上的一只熊猫拖鞋。

黄磊伸过手,示意罗志祥把拖鞋拿给他。

 

罗志祥抱紧拖鞋向后一缩身子,黄磊皱眉不解地看着他。

 

“那个……磊哥,”罗志祥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艺兴他想吃宫保鸡丁你看…

 

黄磊额头上迸出青筋。

 

操作室内悠然地喝着咖啡的王迅又被开门的声音惊吓到,手一哆嗦咖啡洒了一裤子,他来不及心疼这三十块一包的咖啡,扭头看门口。

 

黄磊一脸铁青的站在门口,罗志祥被扔了进来。

顺便附带孙红雷的一只熊猫拖鞋,空中打了个旋儿掉在正在热熔中的孙红雷头上。

 

“后天出任务,谁超时,谁自己站在B区中心台子上倒立唱两个小时征服。”黄磊气定神闲的从胸前衬衫口袋里拽出一条绸缎手绢擦了擦手,关门扬长而去。

 

热熔中的孙红雷哀嚎:“到底谁才是组——长————”

 

2.

 

公元3012年9月,人类反击头一次胜仗结束在距离T星降落点七公里处,摧毁T星一主力作战飞行部队以及若干作战高等生物。

 

极挑小组在这次战役里分成两组,孙红雷带着黄磊黄渤罗志祥以及百人小队从敌后突击,利用微波发射器破坏T星降落点与总部联系的频道后,持激光枪与先头部队里应外合。

 

王迅则带着张艺兴坐镇后方,头上戴着无线耳麦,悠闲的泡着指挥部分发的茶叶听耳麦里其余四个人精神高度紧张的对话。

张艺兴因为上一次出任务为了赶时间不慎扭到了腰,这一次孙红雷没有点名让他上前线,留在后方临时指挥室里和王迅一起监察敌方动向。

 

此时张艺兴无聊的坐在临时指挥室的沙发上,拿着爱疯200S机械的刷着微博。待到再无最新消息后,他百无聊赖地问喝茶的王迅:“迅哥,我记得你都没怎么去过前线啊?”

 

喝茶的王迅嘿嘿一笑,锃光瓦亮的大板牙磕在茶杯边儿上。

 

“惜命,惜命嘿嘿嘿。”

 

张艺兴不解的嘟了嘟嘴:“可您惜命为什么会来我们前线部队呢,这说不过去啊。”

 

王迅把茶杯放在亮着荧光的操作盘上。那操作盘是前线作战千余人的通信中枢,也是微波控制处与激光调控处,旁边有个巨大的红色按钮,在前头部分出现了任何超越认知的现象后,不管生死,按下按钮,小型核弹会立刻消灭前方。

 

“我要给你们造装备啊造武器,你们几个身上哪件贴身装备不是我做出来的。”王迅笑嘻嘻的从牛仔裤里掏出一枚小巧的刀子和铁块,放到眼皮底下小心翼翼的雕了起来。

“说的也有道理…”

 

“话说回来呢,要不是渤哥死活要拉着我进这个什么小组,我还在后方安稳的造着我的飞船呢嘿嘿嘿。”

 

  “……”

 

 

  无线耳麦里是黄渤异常紧张的声音:“五区小组听好五区小组听好,三十个数过后立马扔炸弹,炸死这些傻逼崽子们!什么怕炸不死?怕什么!你们迅哥现在坐在指挥室里头估计都要闲的长蘑菇了我们炸不死还有他!”

 

  张艺兴看盯着操作盘发呆的王迅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3.

  公元3012年十一月,人类反攻取得阶段性的胜利,T星球分散在北极、南极与撒哈拉沙漠里的三个分部被彻底摧毁,极限小组接到命令去肃清撒哈拉沙漠周围T星的小型据点。

 

  黄磊去会议室传达命令,那五个人意料之中的没有老老实实的呆在会议室里研究路线。他随手拉过一队巡逻小哥,小哥毕恭毕敬的回道他们五个在A区的草坪上,具体干啥他们也不知道。

 

  

  黄磊推开通往A区的玻璃门,门外是巨大明亮钢化玻璃通道,被碳纳米保护罩过滤的温暖日光穿过玻璃投映在大理石的地面上。玻璃外头的绿草如茵的草坪上是五个人穿着甚少穿的黑色西服聚在一起,高高举着自拍杆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黄磊眉头在暖阳下不由自主的轻轻舒展开来,嘴角向右微倾,露出了在战后很少露出的温柔表情,在极足的日光下头生出两三分缱绻。

 

  他手插在兜里前行几步,信手推开了玻璃门,白色的皮鞋刚踩上草坪第一步,便被眼尖的张艺兴给发现了。

 

  黄磊好笑的看着那五个人手忙脚乱的将自拍杆和手机收拾好胡乱的放在背后站在那里。他走到耿直的站在那里的孙红雷面前挑眉问道:“孙大组长,请问你带着你的组员不在会议室里好好研究后天的行动路线,在草坪上干什么呢,恩?”

 

  孙红雷僵着脖子,眼睛不敢直视黄磊的,使劲鼓足了气儿理直气壮的说:“我的组员们需要晒太阳来补充钙物质!”

  黄磊的眉头又挑了一下,奇道:“那自拍杆是怎么回事呢?”

 

  孙红雷咽了下口水。

  他家磊在阳光下挑眉瞪眼的姿势简直……比床上还要诱惑人了些。

 

  下一秒其余四个人纷纷尴尬的大声谈笑着快速逃离了草坪。

 

  “哈哈哈哈艺兴你今天的发型不错哈哈哈哈哈哈你说是不是啊迅子。”

  “哎呦喂黄渤哥我也是这么觉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猪你今天的黑眼圈淡了呢哈哈哈哈哈哈”

  “鹅鹅鹅鹅鹅鹅是吗谢谢迅哥啊鹅鹅鹅鹅鹅鹅”

 

  

  他们组长在光天化日下将黄磊一把拥进怀里,黄磊在铁似的臂弯里挣扎不得,眼睁睁的被孙红雷吻了上来。

 

  “磊磊,再这么凶,晚上可就……”

  

  “……”

 

4.

 

  撒哈拉沙漠N区,一架作为T星基地的中型飞船停靠在半空。

 

  这是极限小组在这个区域内的最后一个目标。

 

  “速战速决收拾完它们回去吃饭饿了磊磊我要吃油爆大虾。”孙红雷第一个探身进了飞船入口。

  “恩。”黄磊的尾音里带着些许的宠溺,跟着孙红雷探身进了飞船口。

 

  张艺兴在后头一脸宽海带泪:“师父为什么我要个宫保鸡丁就这么难!?”

 

 

  半小时后进入收尾阶段,孙红雷黄磊所在的一队与黄渤王迅所在的二队顺利潜进基地的指挥室,分别躲在五光十色的能量柱后头,全神贯注的盯着指挥室内还剩下的十个高等生物。只等待罗志祥与张艺兴的三队切断供电后一举而上消灭掉。

 

  罗志祥与张艺兴两人也较为顺利的到达了飞船供电处,罗志祥的无线耳麦被敌方击毁,两人目前只能靠着张艺兴的无线耳麦与其他两队人联系。

  两人躲过飞船内重重高等生物闪身进了供电房,目瞪口呆的看着自称比人类高出两个次元的高等生物用的还是地球上千年前用的电线……

 

  散发着晶蓝色的水晶台子上,一根黄色的线和一根蓝色的线卷在一起,两人顺着线看过去,两股线合在一起后被一种高等材料融合在一起,融合点有个不起眼的地方,上面捆绑了微型炸弹。

  罗张二人对视一眼,就听到供电室外头响起了不止一个人的脚步声。三声轻两声重,典型的T星高等生物走路声。

 

  罗志祥反应快一步跃下台子关上门,关上的那一刻厚重的钢材质门立刻被门外的T星高等生物溶出一个大口子,罗志祥顺着那个口子从腰间掏出王迅精心改良过的激光枪对着外面连开三枪。

  张艺兴听到重物倒地的声音,连忙接线黄磊,问他该剪哪一根。

 

  而黄磊正在潜伏当中,前头就是高等生物们聚集的场所,他出不了声,又急又惊的瞥向孙红雷。

  孙红雷紧紧皱着眉头,半响没有答话。

 

  张艺兴见频道里半响没有人回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伸直了手一甩,手套里弹出一把刀子来。

  “小猪哥,你喜欢的人最喜欢什么颜色?”

 

  正拿着激光枪躲在门口的罗志祥脸色一懵:“啊?你说啥?磊哥没和你说剪哪条线吗?”

 

  张艺兴摇摇头,晶蓝的光芒下年轻人白皙的面孔格外柔软。

  他手上握着他们两个的命,虽然说入队之前他就知道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但是来的太快了,张艺兴有点措手不及。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懂了为什么每次王迅能缩在后头就缩在后头,但他在后头一直是高度紧张的注视着前方黄渤的一举一动。也懂了为什么每次出任务的前一个晚上,他总能看到孙红雷连拖带抱的把他师父拉进卧室。

 

  那他还在畏惧什么。

 

  “小猪哥,你喜欢的人最喜欢什么色啊?”

 

   “艺兴??艺兴你别闹唉我这边要扛不住了!你随便选一个大不了我们一起死在这里啊有我陪你怕啥!”

 

  张艺兴抿嘴笑了,年轻人笑起来总归是好看的,像是一朵小小的夕颜花盛开。

 

  “小猪哥,我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哦,记好了。”

 

  罗志祥的双瞳骤然紧缩,回身两枪干掉最后两只高等生物,两步上前从背后抱住了张艺兴。

  张艺兴割断了蓝色的线。

  罗志祥紧紧地抱住张艺兴,张艺兴紧紧地缩在罗志祥的怀里。

 

  频道里的其他四个人沉默的听着那边的消息,黄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预料里的爆炸声并没有传来,方才还灯火通明的飞船立刻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孙红雷一愣,霍地拔枪起身压下激动到颤抖的声线道:“上上上上上,干死这帮孙子!!!”

 

  那边待命已久的黄渤猛地跳出隐蔽的阴影区,激光枪在手里转悠了个圈儿停下的那一刻瞬间发亮正中目标:“哟小畜生们尝尝你黄爷爷的激光炮!”

 

  黄磊则起身活动了下筋骨,无视前头三个人串肉串一样的消灭活动,对着耳麦轻声道:“干得漂亮,回去待命,晚上给你们做宫保鸡丁。”

 

  频道里寂静无声。

 

  三人收拾完指挥室里剩余的高等生物后王迅随手掰了根冷烟火照明,三人跨过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后孙红雷抬头问黄磊:“他们人呢?怎么没有回答?”

 

  黄渤却了然一笑,摊了摊手:“大概在做一些劫后重生的事情吧。”

 

5.

 

  会议室里,四位叔坐在一起,好奇却又像是什么都知道了的眼神在两个站在他们面前的年轻人之间晃来晃去。

  

  孙红雷轻咳一声,摆出极挑小组组长的威严,板着脸道:“你们两个人收队的时候晚了二十分钟,按照队规,应该接受处罚。”

  

  张艺兴立马耷拉下了脸,哭唧唧的对着孙红雷道:“红雷哥我们可是从鬼门关上回来的……”

 

  正替王迅包扎伤口的黄渤笑了:“磊哥教你怎么判断爆炸线你都忘了?还要问我们?”

  王迅猛地点头。

 

  黄磊见他俩那样,本紧绷的脸实在是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个笑容:“算了,也不用你们退队啊写检查了,小猪你抱着艺兴去B区台子中央唱两个小时的征服就成了。”黄磊起身,将衬衫袖子挽起,拽着孙红雷往厨房去了。

 

  “红雷哥……”

  “我无条件的同意磊磊说的每一句话。”

 

  “两小时后开饭,宫保鸡丁水煮肉片红烧排骨,一样不给你们少。”

 

 

  “渤哥,做这些菜要用两个小时?”

  “……闭嘴,你懂就行了。”

 

6.

  公元3013年4月,T星在地球除了太平洋上的大本营其他全被摧毁,月球上的根据地也被人类悄悄的一点一点蚕食回来。

 

  公元3013年5月,双方在太平洋上展开激烈对决。

 

  公元3013年5月7日早,王迅将耗费三个月时间铸好的两把小巧的激光炮郑重地放到罗志祥与张艺兴的手上,他们两个接到命令,带领一队空军前去偷袭敌方B区。

 

  从头到脚穿戴整齐的二人站在小岛碳纳米保护罩的入口处,迎着澄澈的晨光立正向前来送行的其余四人敬礼。

 

  “你们两个这次去要小心一点,打不过别硬拼,我们在这边马上就要把他们防守的大本营的材质研究出来了,到时候一起攻进去。”黄磊从早上开始便叨叨叨叨这些话,毕竟这是六个人为数不多的分别出任务,纵使他相信二人的能力,担忧的心还是止不住的让他说了这么多的话。

 

  停机坪的风吹起送行四人穿着的长款风衣,罗志祥与张艺兴两人笑着说没问题后上了飞船。

 

  孙红雷面色沉重站在停机处,目送着船队驶往风平浪静的太平洋深处。

 

7.

 

  第三天从前方指挥部传来了两人阵亡的消息。

 

  彼时那四个人正在桌前吃饭,军人上前说完消息后稍微安慰了几句便离开了。关上餐厅门的那一刹那他听见身后噼里啪啦锅碗瓢盆落了一地的声音,随即是桌子掀翻在地上的重响伴随着某人困兽般的咆哮。

  他叹了口气。

 

  战争从来都是无情的,谁都没有主角光环。

 

8.

 

  半个月后极限小组剩下的四个人全部搬到了最前线的指挥部,并且单方面宣布他们四个进入全天候作战的状态,只要前线有人出任务,他们立刻跟随出发。

  中国方面的指挥官说不用这样,毕竟你们是王牌,要用在刀刃上。

 

  孙红雷当场在指挥部里翻了脸。穿了联合作战黑色镶银边军服的他像一只炸了毛的狮子,黑色帽檐下布满着鲜红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指挥官,咬着牙一字一字的往外蹦:“王牌?王牌能随随便便死在前线?连尸体都找不到!?”

  指挥官默然不语。

 

  同样黑色镶银边军服的黄磊伸手替孙红雷顺了顺气,将他拉到身后,上前一步叹一口气平复了情绪后抬头对那名中国最高等级的将军道:“我们只是想去前面接兄弟回家,可以吗。”

 

  指挥官缓缓闭上眼睛,半响后点头同意。

 

9.

 

  公元3013年8月,人类最后的反击战役已进入黎明前最黑暗的时期,T星球负隅顽抗,人类损伤惨重,每天都会有近百名人类死在作战前线。

  公元3013年9月,联合国最高作战部下令由极限小组潜入T星总部飞船旁的军事基地窃取T星总部地图。

 

  四人头一次在出任务的时候坐上了同一架飞船。

 

  飞行途中黄渤甚是嫌弃的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蓝呼呼的装备,扭头问一旁的王迅道:“你怎么设计出这么难看的衣服?”

  王迅带着作为一名武器铸造者独有的优越感鄙视的看着左扯扯右扯扯的黄渤,轻蔑道:“保护色,你懂不懂?”

 

  那边孙红雷拉着黄磊的手叨叨着一会儿进去了磊磊你一定要跟着我啊我得保护着你。

 

  隐形飞船悄悄停靠在T星军事基地一侧,十秒钟之后迅速驶离。

 

  那四个人闪身进了入口,迎面并排走来六只高等生物,王迅还没站稳呢耳朵旁生生的受了激光枪一下子,嘶一声,肉糊了的难闻气息立刻充斥在四个人的鼻尖。

 

  不知是谁说了一声卧槽,抬抢便是六下点射。

 

  王迅疼的五官都皱在一起了,捂着耳朵轻哼不已。清理完前头挡路的高等生物后三人回头询问王迅情况,黄磊黄渤一边一个将他掺起来,黄渤咬着下唇愧疚道:“不该带你上来的。”

  王迅摇摇头,疼的没说出话。孙红雷已经向前开了条路,挥手让他们跟上。

 

  百米长的通道里谁都没有说话,谁也不想说话。

  这个军事基地安静的,不寻常。

 

  果不其然在走到第三个路口时,打头出去的黄渤刚弹出去半个身子,痛骂一声,右臂上便挨了七八下激光枪。王迅所制的防护服被烧化,肉糊了的味道再次弥漫开来。

 

  黄渤迅速转身回去拉上其他三人狂奔在军事基地毫无隐蔽物的通道里,最后行跑到一扇门面前四个人停下转身,身后是近百人的T星人队伍,个个手持激光枪,步伐整齐的走向他们。

 

  黄渤在极度慌乱之中镇定下来,他与王迅两人对视一眼,转身推开黄磊与孙红雷,伸手从手套里弹出王迅按在里头的迷你热熔器,将门锁热熔掉,拉开,把孙红雷黄磊二人推进门里,然后两人用身体堵在门上。

 

  整套动作在五秒之内一气呵成,孙红雷与黄磊二人压根没有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之时,王迅已经将很久以前在张艺兴面前用记忆钢铁雕的一把锁重新吸附在了门上。

  

  

  黄磊终其一生也无法忘掉那个场景,像是有人拿着刀子一点一点的割着心头旧伤的肉,鲜血淋漓,但是他痛到痉挛也摸不到伤口,只能任由它一直疼下去。

 

  门上钢化玻璃窗外黄渤和王迅回头一笑,无线耳麦里是他们故作轻松的语气。

 

  “磊哥,我和迅子守在这里,你和孙红雷速……去速回啊,我们去入口等你。”

  

  黄渤说话时眉头狠狠地一皱,大喘气了一口佯装没事一样又催促他们两个人快走:“快走再不走大爷我可顶不住了!”

  而一旁的王迅声音都小了许多,偏过来的脸上被激光灼烧过的地儿狰狞着翻起肉皮。

 

  孙红雷骂了一声“卧槽”后头也不回的拉着黄磊在门后的过道上狂奔起来,两人的耳麦里王迅的语气很轻,却又异常坚定:“雷哥,磊哥,我活了一辈子,怂了一辈子,这时候不能怂。”又是一声闷哼,黄磊红着眼眶,啪嗒的落下一滴眼泪,“以前你们知道我惜命让我呆在后头,这次,该换我护着你们了。”

 

  耳麦里传来黄渤暴怒的声音:“操你大爷的来吧!!!!”

  

  啪嗒,第二滴眼泪。

 

  耳麦里嘈杂一阵子,任凭雷磊二人再怎么呼唤,那边也没了动静,二十秒后只听王迅大喊一声:“祖国!!万岁!!!!!”后耳麦里电波声杂乱,而后一声轻微的爆炸,再无其他声响。

 

  

  寻找到安全地儿的孙红雷一拳头打在了墙面上。

  倚靠在墙面上的黄磊叹口气,从衣服里扯出一条挂在脖子上的黑绳,上面挂着两个字母【L】和【Z】。

  他把水晶刻出来的字母坠子对着通道里的荧光看了看,故作平静的对孙红雷扭头:“这是不是……又该加上两个坠子了?”

 

  孙红雷红着眼眶,手臂撑在墙面上将脸深深地埋在胳膊里,三十秒后他重新抬头,压着嗓子拉起黄磊,细小的眼睛里闪着属于一个强者被逼到绝境后暴怒的光:“继续任务,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10.

 

  孙红雷和黄磊两个人拿到那张地图的时候周身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布料,两个人喘着粗气躲在某个狭小的杂物间里,侧耳听着外头搜寻的声音。

 

  孙红雷从怀里掏出半个巴掌大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两根巧克力棒递给黄磊。黄磊机械的接过,两人四目相对,然后噗嗤一声都笑了。

 

  狼狈,着实狼狈。

 

  孙红雷头发被烧去了一块,身上的防化服破破烂烂的都能看见里头穿着黑色的军装,手上就没有一块好皮,被激光灼烧后的死皮耷拉在上头格外骇人。

  黄磊也好不到哪里去,最重的伤口是脖子旁的,离喉咙只有一公分的距离。

 

  黄磊接过巧克力棒放进嘴里,挑眉看着他手里的那个盒子,语气里带着半分惊讶道:“你把巧克力放在炸药盒子里,也不怕吃错了。”

  孙红雷将盒子揣进兜里,一口吃掉巧克力棒笑道:“你在就不会。”

 

  黄磊双眼一暗,轻声道:“红雷,我们都要好好地活下去。”

  孙红雷没说话,点点头,将身后一直倚着的两个包裹递了一个给黄磊。

 

  “磊磊,我们和总部的联系已经断掉了,只能用降落伞逃亡了,怕吗?”

 

  黄磊接过降落伞的背包,仔细的背到自己背上,闻言抬头揉了揉孙红雷还剩下一半的头发笑道:“你在就不会怕。”

 

  孙红雷拥抱住了黄磊,在他耳边轻声道:“离出口只有五十步远,我们等下从另一个路口引开他们,再绕回来跳伞,组织的飞船应该会在我们跳下去后三十秒来接我们。”

  黄磊闭上眼睛靠在孙红雷怀里,轻恩了一声。

 

  眼前闪过罗志祥与张艺兴走时的脸,还有黄渤和王迅挡在门前被近百道激光枪射穿的脸。

 

11.

 

  孙红雷与黄磊两个人按照计划里订的路线跑出杂物间,绕了条大路引得守着入口的T星人纷纷跟在他们后面跑,两人迅速窜进一条近道重新绕回入口。

 

  入口处是恍若隔世的蓝天白云,两人携手站在入口处,即将跳下去之际,一道激光射进了孙红雷的降落伞包,伞包立即被毁。

  黄磊目瞪口呆,孙红雷却反应快速的向激光来的方向扔了唯一一枚王迅改造过的手榴弹,巨大的烟雾掩盖了对方的视线。

  

  孙红雷趁这个时候迅速将藏在胸口的储存器拿出,一把塞进黄磊手里,然后把他推到了入口处。

  反应过来的黄磊声音颤抖,大声的问道:“孙红雷你要干嘛!”

 

  孙红雷却憨然一笑,摸了摸黄磊杂乱却软兮兮的发顶:“我回那个杂物间重新拿个降落伞包,你先跳,我跟在你后面,等等就汇合。”

 

  黄磊血液凉了半截,颤抖中的双手不顾孙红雷手腕上的伤一把握住,又惊又怕道:“孙红雷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那么好骗吗!?”

 

  孙红雷收起笑容,使劲的拉开黄磊握得死紧的双手,然后反握住。

  耳边脚步声近了,再拖谁也跑不掉。

 

  “我命令你立刻带着资料撤退,等我回去接应我。”孙红雷难得对着黄磊的板起脸来,被手下的兵们称为冷面阎王的气场重回他身上。

   黄磊身子在入口处仿佛要将人吹飞的风里震了一下,声音随即软了下去:“以谁的名义?”

 

  孙红雷认真道:“你爱人的名义。”

  黄磊后退一步,带着凄惨的微笑红了眼眶,“你真了解我,如果你说以极限小组组长的的名义,我会呆在这里陪你一起找。”

 

  孙红雷摇摇头上前抱住黄磊,身后烟雾散开,持枪的T星人纷纷跑过来。他一把将黄磊推下入口,看黄磊发丝散乱的向着底下蔚蓝色的太平洋坠落。

  

  “回去记得收信,有惊喜哦磊磊。”

 

  洁白的伞花出现在视野里,孙红雷笑了,转身面对几百个持枪的T星人,摆出了进攻的姿势。

  

 

  黄磊一直努力抬头盯着上头的飞船,他在等,孙红雷什么时候也能带着白色的伞花跳下来。

 

  三十秒后,从黄渤王迅牺牲后沉寂已久的耳麦频道刺啦两声又响了起来,飘在半空里的黄磊随即精神一震,认真的听里头的话。

 

  是孙红雷,他似乎很疲惫,却又掩盖不了语气里的笑意。

  频道里他的声音从容,像是两人每晚相拥入眠之前的那般无事,似乎不是道别,只是进入一场睡眠。

  孙红雷低沉的嗓音响在黄磊的耳朵边。

 

 “磊磊,晚安。”

 

  黄磊瞳孔骤然紧缩,他猛地抬起头,空中传来剧烈的爆炸声。T星军事基地入口处燃起一道剧烈的火光,乱七八糟的铁块与石块纷纷擦着黄磊的伞花落到海底下。

 

  “孙……孙红雷?”

 

  安静的频道,好像从来都没有人在里头说过话。那些作战时候的斗嘴埋怨,像是黄磊的一场梦一样。

 

12.

 

  公元3013年10月,得到地图的人类迅速组织了反击,T星遭到重创。

  公元3013年12月3日,三万人类军团带着人类科学家研究出来的必杀武器攻进了T星在太平洋上的大本营。那天地动山摇,大海咆哮。暴雨冲刷着裸露在外的钢铁,也冲刷着飘在大海之上的牺牲者的尸体。

  公元3013年12月5日,T星大本营被攻破。人类军团仅存两千人,惨胜。

 

  公元3013年12月30日,月球方面发来消息,已全面夺回月球表面,T星剩余兵力已全部逃回EY星云。

 

  消息传来的那一刻,全世界都在欢呼。这场长达两年的战斗里,人类失去了太多。

 

13.

 

  公元3014年2月3日,北京,大雪。

  黄磊一人回到家中。

 

  两层的迷你别墅是当时他和孙红雷合资买的,花了小五百万。没住上一年便上了前线。本来担心两人都担心回来的时候家不能看了,没想到黄磊回来之前国家已经派专人打扫过。

 

  黄磊一身深棕色羊毛大衣,撑着一把落满雪的黑伞,提着走时提着的两个公文包,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家门。

  沉默五分钟,他走到门前收起伞,带着些许陌生的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咔哒一声推开了门。

 

  门里静悄悄的。

 

  黄磊安静的关上门,把伞抖了一抖后挂在门口,又将公文包放在一旁的鞋柜上,从鞋柜里拿出一双熊猫拖鞋来换上。

  然后脱下大衣,挂在墙面上的两个衣服勾中的一个。

 

  黄磊走到厨房拉开冰箱,里头是整齐的时令蔬菜,也有刚从冰箱里买回来的各色小吃。这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这个屋子的另一个主人刚刚买完菜回来,正在餐厅里等他做好饭一起吃。

  他给自己煮了一碗面条。

 

  一把手工面,半碗高汤,卧上一枚鸡蛋,又加了两片牛肉。

 

  黄磊一个人坐在能容得下六个人的桌子上安静的吃完了这碗面,有点硬,他慢半拍的想到,似乎火关的早了点。

 

  收拾好碗筷打算上楼休息时,他忽然想起来孙红雷曾经和他说过一句,记得收信。而他回基地的两个月里,并没有收到任何信件。

  想到了什么似得,他大步冲向门口,拉开门闯进了风雪里走到带着欧美气息的信箱前,暴力的拽开了它。

 

  里面躺着一个略微鼓起来的信封。

  黄磊深吸一口气伸手从信箱里拿出这封有些重量的信,一个不留神手被暴力拆除的箱子门划了道极长的口子。

  而一摸他似乎就知道了里面是什么。

 

  黄磊没有在意手上的口子,将信封宝贝的揣进怀里,转身跑进了屋子里。路过放着公文包的鞋柜时,他顿了一下,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个储存器。

 

14.

 

  黄磊窝进了双人床里,手里的平板已接上两个储存器。熄了灯的卧室漆黑一片,只有落地窗边亮着大雪中的天光。

 

  他床头柜上放着一张刚从信封里拆出来的照片,是极限小组刚刚组建的时候,六个人穿着黑色镶银边军服站在国旗下宣誓的拍的。

  照片后头有五句话,分别是【磊磊生日快乐!】【师爷生日快乐!】【磊哥生日快乐!】【黄磊哥生日快乐!】【师父生日快乐!】

  透过整齐而又不同的笔迹,黄磊耳畔似乎已经听到了那几个消失在太平洋上的人的声音。

 

  他打开平板,播放了信封储存器里头的唯一一个视频。

 

  刚打开是熟悉的草坪,黄磊愣了三秒,随即鼻头一酸,有热辣辣的东西涌上眼眶。

 

  是太平洋那个他们当做基地的小岛,那天黄磊也记得,是五个人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躲在草坪上背着他做什么事,他当时忘了深究,现在全想起来。

 

  画面最开始是晃动的草坪,接着跃入眼帘的是王迅在阳光下发着亮的板牙,画面外黄渤熟悉的声音响起,黄磊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迅子你离镜头远一点好不好??”

 

  然后摄像机好像被谁夺了去,又是一段剧烈的晃荡,画面上出现了孙红雷的脸。

 

  黄磊的心口一痛,被冰封了几个月的心脏像是骤然放在烈阳下,一点一点化开,然后一点点在灼热中坏死,风吹过去,疼痛不已。

 

  画面上孙红雷一袭得体西装,显得身形修长,连那天黄磊不曾注意过的头发也精心的抹过发油。他的眼睛左右看了看后盯上了镜头,黄磊一个恍惚,那边孙红雷已经开了口。

 

  “磊磊,这是你第四十个生日,我们即将会陪你一起过。”

 

  黄磊笑着抹去止不住的眼泪,是啊他的第四十个生日。这段视频是其余五个人提前了一年给他录的,第四十个生日,是他自己一个人躺在医院里做着精神恢复过的。

 

  “我们两个也得有二十年了,这么多年了,携手一起走,想想有点害羞嘿嘿嘿……”孙红雷害羞的一笑,画面外几个人笑嘻嘻的声音传了出来。

  “别笑~你们怎么这么讨厌,我和我的磊表白呢。”孙红雷伸手打了画面外的人一巴掌,然后重新在镜头前站好,认真了起来。

 

  “磊磊,当你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我应该会在你身边,也许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打赢了仗,我们两个躺在床上,我抱着你,一起看这段视频。”

 

  黄磊把被子又紧了紧包裹住自己,擦着眼泪骂了声傻子。

 

  “也许仗没打完,当然那都不重要。”视频里的孙红雷笑的温暖,是黄磊记忆里最好看的样子。

  “但不管那些,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你是我的,我们一辈子都会在一起。”孙红雷在镜头前渐渐红了脸,磕磕巴巴的吐着后来的词,黄磊明白他这是忘了词。

  果不其然,在孙红雷想要掏出纸念的时候被黄渤一把推到画面外头。

 

  阳光下的黄渤咧嘴笑的一脸痞气,连话也是很少的。

 

  “哟师爷,四十岁生日快乐!等下你看完视频,我给你唱那首你想了很久的十八摸啊哈哈哈哈!”然后他不好意思的舔了下嘴唇,“认识了这么多年,谢谢师爷照顾啊。”

 

  下一个是王迅,首先就是标准的呲牙一笑:“磊哥!生日快乐嗬!哎呀你知道的哥们儿最近手头紧也没啥好给你的……等你回去我给你打一把棍子,专门打红雷用……唉唉唉唉红雷你别打我唉!!”

 

  画面上王迅被孙红雷虎扑在地上按在身底下就是一顿狂揍,黄磊窝在冰凉的被窝里又哭又笑的看着这个画面。

  下一个是罗志祥,只见他表演了一段怪异的模仿秀后崩坏道:“磊哥生日快乐!渤哥回头唱歌我就给他伴舞!我跳舞哦哦哦哦哦鹅鹅鹅鹅鹅鹅!”

  

  张艺兴一把推开他,将镜头对准自己,甜甜的咧嘴一笑:“师父师父生日快乐!谢谢师父教我这么多!祝师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和红雷哥长长久久百年好合!”

 

  画面外是黄渤的一句:“这熊孩子祝福的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

 

  然后是五个人站在一起的画面,黄磊熟悉,他从背面见过。

  他们五个站在一起时黄磊胸口上不来气,巨大的悲伤仿佛万顷海水压在了他的喉咙上,他险些连平板也拿不稳。

 

  那五个人站在绿油油生命力旺盛的草坪上笑的格外开怀,正一起说道:“黄磊生日快乐!”

  画面上五个人面色红润,似乎明天永远都不会到来一样。而平板前头的黄磊面容枯槁,仿佛永远不会有明天了一样。

   话音刚落他便发现后头的玻璃通道那里出现了一个人影,白色的,小小的,正一步一步走过去。

   去吧,和他们在一起吧,黄磊说。

 

  黄磊关上了视频。

 

  就让回忆里的黄磊和他们永远呆在一起,呆在那些个虽然战乱却是每一天都可以相伴的日子里。

  就让那天过后他们永远的停留在那个草坪上,生机勃勃。

 

  而不是成为钱包里的一张黑白合影,独他一人鲜艳。

 

  黄磊又打开了他自己的储存器,里头是战时他们的频道录音,战后他动用特权从国安处要回来不少,统统存在了自己的硬盘里。

 

  他点开一个,细细的听了去,是某次作战,他和孙红雷在频道里打情骂俏,惹得其他四个人纷纷吐槽要重新开一个频道。

  又点开一个,是六人清理剩下的基地时,在讨论战争结束的时候干掉什么好。

 

  孙红雷说,一定要和磊磊窝在家里窝个一年半载的。

  黄渤说,孙红雷你就这点出息了。

  王迅嘿嘿一笑,说是时候开个个人展览会了。

  罗志祥说想出去走走。

  张艺兴随即跟到带上我带上我。

 

  再点开一个,是孙红雷在半夜闲的没事唱歌,乱七八糟的。

 

  而失眠很久的黄磊伴着这段歌声靠在枕头上睡了过去。

 

  这段录音播放完毕,自动播放到下一条。

 

  只有一句话。

 

  孙红雷说:“晚安,磊磊。”

 

  睡梦里的黄磊仿佛要醒过来,又仿佛没醒过来。他用头蹭了蹭怀里的被子,然后小声回道:“晚安,红雷。”

 

 

 

                                                              完

 

 

 

 

 

 

 

其实写到磊磊看到视频那里我自己头一次下不去手了_(:з」∠)_。


评论(25)
热度(108)
© 夏绘梨衣|Powered by LOFTER